迷路的繁星

【出胜】我的幼驯染不可能是女孩

#绿谷性转

#OOC注意


当绿谷出久穿着轻飘飘的校裙踏进班级时,全班都轰动了。

“骗人——小久?!”

“喂喂喂你是绿谷吗??”

“那对巨乳是怎么回事啊!!!”

“……”

跟在她身后的相泽老师敲了敲讲台,等到全班都安静下来之后才懒洋洋地说道:“由于支援科的失误,绿谷出久和平行世界的她互换了。”但他还没来得急说完,全班又开始闹腾起来,让他不得不用个性迫使他们安静。

“总之半天之后就会换回来,你们别太大惊小怪了。”


虽然相泽老师这么说了,但下课铃一打响,绿谷出久的座位便被团团包围了,所有人都用或兴奋或讶异的目光看着她。

“呐呐,小久!平行世界的我是什么样的!”丽日御茶子站在包围圈的最里层,双手合十,眼睛亮得仿佛能闪出光来。

“诶,那个,御茶子的话和现在一样哦?”绿谷出久双手绞着衣服的下摆,面对此时的情况显得局促不安。

“御、御茶子……”丽日御茶子双手捧着自己的脸,脸颊上开始泛起红晕。但还没等她继续说什么,她就被挤了出去。芦户三奈轻轻地把绿谷出久的脸往两侧拉了拉,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而又欣喜的神色:“绿谷你的脸好软啊!真的是女孩子诶!”

“你在说什么啊三奈,我本来就是女孩子啦……”绿谷出久的笑容都僵硬了。

周围的人吵吵嚷嚷的,问着些对于绿谷出久来说理所应当的问题,让她难以回答。在她看来,大家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但却用初次见面般的目光看着她。果然是平行世界吗,好想念自己的班级啊……

“小、小胜……”她最后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坐在他前面,一直背对着他们,气到身体颤抖的爆豪胜己身上。

“干嘛啊废久?!”他哗的一下子转过了身,眼角高高向上吊起,表情凶狠地瞪着她。

“诶、诶!小胜你好凶啊……”绿谷出久呆愣了几秒,头不自觉的低下去些许,然后嗫嚅着吐出一句话。

“喂喂爆豪,你对女孩子太凶了吧。”大概是因为性别加成,周围人对绿谷出久的态度都开始发生了变化,切岛和上鸣甚至为她打抱不平起来。

“哈——?!搞什么啊你,谁要对你温柔啊!恶不恶心!”大概是受了旁边人话的刺激,爆豪胜己看上去更暴躁了。

“可是……”绿谷出久的头垂得更低了,她犹豫了很久,才用一种十分缓慢的语调说道:“小胜,我们不是恋人吗?”

全班安静了三秒钟,气氛诡异能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所有人用呆滞的目光看了看眼神坚定的绿谷出久,又看了看同样是一脸呆滞的爆豪胜己,随后炸开了锅。

“不、不是吧!!!”

“太可怕了……”

“平行世界还有那样的吗?!”

绿谷出久茫然地看着神色各异的众人,不明白发了什么。这个世界的她不应该和小胜关系很好吗?

“啊啊啊开什么玩笑啊!!!平行世界的我是狗屎吗!!!”呆滞了一会儿的爆豪胜己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一脚踩上了绿谷出久的课桌,手心的爆破嘭嘭嘭得响个不停。

“诶诶诶!!”绿谷出久显然被这样的爆豪胜己吓到了,她发出了一声短短的惊呼。

索性上课铃响了,大家便只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等到下一节课的课间再找绿谷出久探讨平行世界的事。

不过,整整一个上午,爆豪胜己都没有回头。


午休时刻,绿谷出久是被丽日御茶子给拉走的。由于担心她的状况,班里大部分女生都跟着来了,浩浩荡荡的女生大军直接坐满了一桌子。

绿谷出久点了一份猪排饭,这原本是她最爱吃的食物,但一想到爆豪胜己冷漠的背影她就有些食不知味。小胜的态度到底是怎么回事啦,她有说错什么吗?

“小久?你怎么了吗?”坐在她旁边的丽日御茶子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于是用手在绿谷出久的面前挥了挥手。

绿谷出久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朝她笑了笑:“啊,抱歉,只是在想这个世界的我和小胜是不是有什么过节之类的。”

女生们的动作全部诡异的停顿了一下,她们都用欲言又止的目光看着她,这让绿谷出久的笑容里不免带上了尴尬。“那个……我说错什么了吗?”

最后还是蛙吹梅雨打破了这份异样的宁静,她用她那独特的语调说道:“绿谷酱,这个世界的你是男生哦。”

“诶。”绿谷出久下意识应了声,像是没明白怎么回事般表情空白了几秒,随后终于大叫出声,“诶————!!!骗人!!!”


在午休快要结束的时候,爆豪胜己被绿谷出久叫上了天台。他一脚踢开虚掩着的门,紧接着便看到了站在防护网前的绿色身影。

听见了他这边的动静,那个身影转了过来,露出了和他记忆中的某人颇为相似的温和笑容。

别开玩笑了,谁会承认啊。他颇为不爽地瞪了过去,她便立刻朝他讪笑起来。

“那个,小胜。”绿谷出久点着手指,颇为犹豫地说着,“我要走了呢。”

“所以你特意把老子叫到天台上来就为了说这事?”

由于话语突然被打断,绿谷出久看上去愣了一下。“不是啦……之前对小胜说了奇怪的事,对不起。”

“说完了吧,我要下去了。”爆豪胜己一挑眉,神情更加不耐烦。

“真是的,小胜听我说完啦!”大概是再三被打断,绿谷出久终于露出了些许不满的表情。“我想说的是,不管是哪个世界的我,我相信一定都是喜欢着小胜的哦。”

少女笑着说出了这句话,在爆豪胜己错愕的表情中化为了光点。


真正的绿谷出久在天台恢复意识时,就看见爆豪胜己双手不断地发射爆破,表情异常可怕的朝他冲了过来。

“给我去死吧!!废久!!”

“诶?!为什么啊小胜!!”

——————————————————————————————

其实绿谷少女说的是对朋友的喜欢,但至于爆豪怎么想的,谁知道呢。


【出胜】记忆缺失(一)

本来是想作为生贺的,但脑力用尽写不下去了,所以非常短小。

——————————————————————


爆豪胜己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外面正飘着雪。虽然胳膊还缠着厚厚的绷带,但已经可以勉强出院了。之前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臭老太婆打电话过来说了一通废话,让他心情已经不耐烦了,而现在室内室外温度的骤降更是让他皱起了眉。

 这一个月里他拒绝了所有人的探望,没什么特别原因,只是他觉得丢人。堂堂英雄爆心地居然会因为敌人的暗算而被伤至重伤,说出去简直要笑死人了。

 他烦躁地向外呼了口气,因为天气的寒冷而迅速凝成了白雾。医院离他租的房子并不远,所以爆豪胜己干脆选择步行回家。他已经憋了一个月的怒气,在外面走走好歹能散散心。

 只不过他刚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就停住了。医院的大门旁站着两个人,正在亲近地交谈。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似乎已经相识很久了。其中有一人他是认识的,好歹是高中三年的同学。丽日御茶子穿着一身粉色的冬装,依旧留着高中时期的发型,和过去相比没什么改变。

 而另一个人……爆豪胜己的眉皱得更紧了。那人有着一头深绿而卷曲的头发,脸上的小雀斑使他带上几分稚气,而他墨绿色的眼眸中则透露出满满的温和。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那个人,而且不止一次,但他翻遍了自己的记忆也没有想出那个人是谁,并且在他试图回忆的时候头便开始轻微地眩晕。

 搞什么啊,我的头可没受伤。

 那个雀斑脸显然也看见了爆豪胜己,因为他看见那个人原本含笑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僵硬。尽管他的表情紧接着就变得自然起来,但爆豪胜己几乎是可以下定论了,他们肯定有见过。是什么无足轻重的记忆吗,还是他该死的忘了什么。爆豪胜己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移开了视线。

 “啊啊啊爆豪君!欢迎出院!”丽日御茶子突然有些慌张地开口说道,打破了他们三人之间几秒钟的沉默。她无意识间双手交叉,脸上浮现出和往常一样灿烂的笑容。“之前你一直不接受探望,大家都很担心你呢!”

 “我能有什么事,少大惊小怪的了。”用比平常更加冷漠的声调回应了她,爆豪胜己向丽日御茶子的旁边瞪了一眼。那个穿着老土的雀斑脸立刻讪笑着移开了视线,并且颇为不好意思地伸手抓了抓自己蓬松的头发。

 那个雀斑脸一直在看他,真是让人感到恶心。

 也许是看到了爆豪胜己不善的目光,丽日御茶子侧过一点身子,向他介绍道:“这位是英雄木偶,是我的朋友。”

 “你好……爆豪君。”木偶朝他笑了笑,眼中是面对丽日御茶子时一模一样的温和。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他这个称呼的瞬间,爆豪胜己的心中突然无法抑制的愤怒起来,他几乎是用光了自己所有的自制力才没有对着那个笑脸来一拳。他现在早就是英雄了,已经不能像中学时期那么任性了。

 英雄木偶的称号几乎可以解释爆豪胜己感到熟悉的所有原因,毕竟是NO.1的英雄,他大概是通过新闻媒体无意识看到的。可他总感觉哪里不对,木偶现在就站在他面前,但他觉得他们之间仿佛隔了点什么。

 这种诡异的无力感让他烦躁得恨不得去找几个敌人揍一顿,也不愿意呆在这里。于是爆豪胜己啧了一声,黑着脸径直从他们俩面前离开。

 “诶,爆豪君!”丽日御茶子在他身后唤着,但他没有回头,甚至还在道路的积雪上踩出了深深的脚印。少来恶心我了,给我从哪儿来滚回哪儿去。

 


[井樱]金盏花

“喂,你的饮料。”刚从冰箱中取出的还带着水雾的饮料罐在樱发少女的脸上轻轻碰了一下,正趴在桌上小憩的少女身体顿时一颤,翠绿色的眼眸下一秒便睁了开来。

起初那双眼还带着几丝困倦和茫然,但在看到来人后立刻就清醒了。“井野!!”樱大声叫了起来,同时伸出手试图去抓对方。

“小樱太过分了,差使我去买饮料结果自己却在睡觉。”井野熟练地躲开了对方的手,金色的长发在空中甩了个漂亮的弧度,眼角是藏不住的笑意。

“昨天睡太晚了,现在眼睛都睁不开。”樱抱怨着,接过了井野手中的饮料。冰凉的果汁滑进喉咙,缓解了空气中的热意,她像猫儿一样眯起了眼,发出满足的叹息。

春野樱就像只小猫,温顺但经不起哄逗。山中井野最喜欢看她炸毛的样子,那时本来就明亮的眼眸会更加熠熠生辉,好似群莺乱飞的森林。


她和樱的缘分其实很奇妙,从幼儿园开始她们便在一起了,之后又能碰巧地选到同一所学校,直到现在高中。

樱在小的时候并不像现在这样活泼,她想要加入人群但却一直游离于人群之外。正因为她性格内向,所以才容易被人欺负。

井野一开始并没有在意她,直到有一天她看见一个有着柔软的樱色头发的女孩子躲在校园角落哭泣时,她才意识到好像的确有这么一个人。

当时的樱看上去真是可怜极了,躲在花坛后缩成一团小声地抽噎着,泪水不停从脸颊流下,眼眶通红,还用一只手捂住了嘴,似乎怕声音大会影响到别人,看上去就像一只小奶猫。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动了起来,井野蹲在了对方面前。她从包里拿出了绣着铃兰的手绢,递到了对方面前。“给,手绢。”

樱的眼神中充斥着胆怯和不知所措,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接过手帕,声音含糊不清:“谢谢。。。我会洗干净还你的。”

井野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露出了和平常一样自信而又不使人心生厌腻的笑容:“那个送你了,就当作是我们友谊的见证吧。”

“友谊……”对方喃喃道,忽然露出了一个和发色一样柔软的笑容。

井野从来没见过笑得那么好看的人,于是她牢牢地记住了对方的名字,春野樱。

之后每次她发现有人想要欺负春野樱的时候,她都会走到樱的前方,拍着自己的胸膛告诉他们:“喂,这家伙是我的朋友,你们想要欺负她先过了我这一关!”想要和井野女王作对?呵呵。就这样一来二去,最后也没有人欺负樱了。

井野有被人问过为什么要为一个萍水之交做到这种地步,她当时笑着回了一句因为是朋友啊,成功把那人噎得说不出话。其实真正的原因她内心清楚,她觉得拥有那样柔软笑容的人不应该躲起来一个人偷偷哭泣。


后来她们俩相继长大。井野留了一头长发,而樱却把自己的长发给剪了。

井野还记得樱剪短发的前一天晚上,她敲开了自己家的门,哭的惨不忍睹,眼泪糊了一脸,差点没把井野吓死。后来樱在她卧室里缓了好一阵,才抽抽搭搭地告诉井野她向佐助表白被拒绝了。

“好啦,不就一个长得帅点的男生嘛,有什么好在意的,你看他发型多非主流。”井野看着樱抽完了一盒纸巾,嘴角抽了抽又递给她一盒。

“井野……你不懂。”樱用幽怨又哀愁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樱明明不会喝酒,却硬是要学着借酒消愁,一个人喝了好几瓶酒,弄得一身酒气。“行了行了别喝了,再喝就嫁不出去了。”井野强行从樱手中抢过了酒瓶,看着地上的空瓶头疼。糟了,到时候要怎么和爸妈解释这些酒瓶子。

“要什么男人,我有井野就够了。”春野樱醉醺醺地说出了这句话,脸颊上由于喝酒而泛起的红晕让她显得格外可爱。井野呼吸一窒,她看着樱垂下的眼眸,脸色复杂。

笨蛋,你这么说,我会相信的。

第二天樱就去把头发剪了,说是要与初恋彻底告别,让井野惋惜了好久。

“你现在复习的怎么样了?”视线越过拿着饮料的樱,井野看向她桌上的练习册。“这本卷子我也快做完了,又要买新的了。”樱耸了耸肩,满脸轻松。又来了,做题怪春野樱,井野一脸皮笑肉不笑。

樱她平时特别喜欢刷题,关键是正确率还很高。班中三巨头,宇智波佐助、奈良鹿丸和春野樱,他们三个牢牢霸占着前三的位置不放。

井野有题目不会做的时候常常去问樱,本来她是想求助于扎着朝天辫的发小的,但他总是一副麻烦死了的表情,教题步骤能从第一步跳到最后一步,让她最后不得不敬而远之了。自家发小真的是一点都不靠谱!

 

倒计时的时间终于变成了两位数,井野觉得自己的神经绷得不能再紧了。初夏炎热的天让她烦躁,叽叽喳喳的同学让她烦躁,叨唠的老师让她烦躁,一切的一切都让她烦躁。

即使她并不想要这样,但她的心情还是无可抑制地暴躁。

“井野,我们去新开的甜品店坐坐吧。”春野樱在放学的时候突然把她从座位上拽了起来,她和樱的力气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于是她被强行拉出了教室。在临近高考的时候去悠闲地吃甜品?井野下意识就要拒绝,但是一看到樱微笑着的脸就无法拒绝。

最终她还是去了甜品店。

樱吃甜品的样子非常可爱,她咀嚼的时候就像松鼠一样鼓起腮帮子,每次咽下去之后都会抿一下嘴。看着樱吃甜品的样子,她的心情不知为何也平静了下来。

在井野将最后一口冰沙吃完的时候,樱正好也将酸奶喝完了。她沾了一嘴奶渍,无辜地向井野眨眨眼。“井野,你笑什么?”

“噗,你过来。”井野强行忍住笑,扯过一张纸巾细心地将樱唇边的奶渍擦去,肩膀还在轻微颤抖着。

“井野你个笨蛋!!”春野樱恼羞成怒地吼了起来,井野放声大笑。

真是温柔呢,樱。

 

“樱,这个暑假你想要做什么?”在离高考还剩最后一周时,井野突然这么问道。大概这会是唯一一个没有作业的暑假了吧,感觉真不习惯。

“我想要去全国看看。”樱用水笔点了点脑袋,头也不抬地说道。

“听起来不错。”井野敷衍了几句,想想自己应该会在家里无所事事,或许会帮妈妈管理花店?

“所以说,井野要一起来吗?”她突然从作业堆里抬起头来,翠眸弯弯,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好啊!”井野之前的想法一下子被她甩到了脑后,她立刻便答应了,声音中有着遮掩不住的兴奋。

 


从高考考场里出来的时候,井野心中还留有些许不真实感。高中三年,就这样结束了吗?她转头看向左侧的樱发少女,当发现对方眼中相同的困惑时,两人俱是一愣,随后不约而同的大笑出声。

——是啊,终于结束了!

“对了井野,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樱突然把手背到了身后,对她眨了眨眼。

“什么?”井野配合地做出了好奇的表情,身体微微靠近她。

“佐助君他昨天和我表白了呢!”少女笑了起来,声音清脆。

“啊,那真是恭喜你了呢。”心脏犹如受到重击,过了半响,井野干巴巴地说道。

“听我说完啦!”樱又笑了起来,神情狡猾。“我狠狠地拒绝了他哦,终于报了一箭之仇!佐助君当时的表情真是笑死我了噗哈哈哈哈”

井野的神情呆滞了几秒钟:“诶?可是你不是喜欢佐助的吗?”

“哈?我早就不喜欢他了。”樱耸了耸肩,然后突然靠近了井野,眼神亮的吓人。“井野,其实我一直喜欢的是你。”

身边的一切都仿佛静止了,耳边只有对方的话语在不断回响。

“樱,你不要开玩笑了……”最终她只能讪笑出声。

唇上突然传来了柔软的触感,但立刻就消失了,快得仿佛是井野的错觉。樱色少女退后了几步,目光柔和:“井野,我是认真的。”

脑中一片空白,井野眨了眨眼,突然流下泪来。

——大笨蛋,我也是啊。